我超爱你的!

关于

三天了,我的文还只有两热度

看来,我

【翔戴】我是你的观赏鱼(一)

  “阿妍,你睡了吗。


  今晚我有点睡不着,好像是白天喝了咖啡的原因吧。


  你今晚上没有找我说话,在忙吗?”


  孙翔想了想,又默默删除了这些话。他已经没有资格和身份找戴妍琦了。


  那天是小雨天,戴妍琦撑着一把小伞,小心翼翼地避开路上的每个小水坑,笑嘻嘻地跟着戴着帽子的孙翔往前走。伞太小了,孙翔觉得没法共伞。一如既往,戴妍琦乐滋滋地聊着各种各样的事情,聊小时候的雨天,聊长发还是短发好看,聊各种各样的魔法。她很开心,孙翔知道的。


  但是孙翔不开心,戴妍琦是不知道的。孙翔本来不想谈恋爱的。他不想去面对因为在一起而发生的种种争吵,因为在一起而所接受的负担。他其实...

翔戴好久没人更新了。真实

总是给各种各样的人惹各种各样的麻烦。想来我真的很令人烦才对的。

【白妲】词不达意

短小一发完
只会写be,但是也想撒小甜饼。
很少写王者,唔有私设,有点怕写崩,但是想产粮给太太看 就不艾特太太了啦。

     今天又是索然无味的一天。李白靠在峡谷里的大树下,叼着一根草,眯着眼哼着曲。他有点想念昨天那只小狐狸了。

      狐狸的耳尖都是红红的吗?她叫爱丽丝吗?可是他怎么一直记得她叫苏妲己?

      李白一直坚持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色的登徒子,可是昨天居然真的忍不住揉了揉狐狸的小耳朵。现在想起来……李白忍不住轻笑了。

 ...

立flag
闲下来写楚夏!

我好不开心好不开心

【翔戴】纸(一)

古风pro,也许会填坑

  他被光明所吸引,也为黑暗所倾倒。

  一束光打在年轻女子姣好面容上,泛起了苍白的颜色。强光使她似乎有点睁不开眼,只是维持着惨淡的表情,又强撑起一个笑。

  她闭着眼,在空旷的木盒里舞蹈、跳跃、旋转,随着他哼的小调。他突然停下了哼唱,伸出一根小指拂了拂她的头顶,道:“你累了,去歇着吧。”随即合上木盒,眺望着远方。

  他是剑客,仗剑走天涯。他是刺客,一袭白衣破红尘。他是孙翔,那个傲世群雄的少年,那个勇往直前的少年。他要让经过的每一个地方,每一个人,都记住他的名字!

  剑是柄好剑,薄如蝉翼,却只消手指在剑刃轻滑,绵绵的血珠便沁了出来,淋漓的鲜血,宛如木盒中女...

【随手写的罢了】试图

  我试图放弃他在我生命中的一切记忆。
  一切好的记忆,坏的记忆,我全都会放弃。他只是想骗我,是这样的。他根本没有办法面对我,我知道的,就是这样。偶尔我记得他的好,我怀念起他低着头,小心翼翼讨好我的样子。他总是很轻易找到什么是我喜欢的,什么样子的他是我喜欢看到的样子。
  让我姑且称这样的行为叫做伪装。是的,伪装。比起说他有多好,我更愿意说他是有多令我讨厌。他假装成熟,我便真以为他成熟;他假装是善良,我便以为他是善良;他假装爱我,我便真以为他爱我。他骗走了我的信任,我知道的。他就是个骗子,小偷。
  天知道为什么我会主动向他提出在一起的荒唐要求。只有傻子才会这样的,我知道。可是我这么做了。
  喜欢...

很多时候并不写些什么热门cp,也不会去写bl蹭热度,因为写不好,实在是不了解男男在一起的感觉。体会不到吧……看到男孩子在一起会祝福,不是那个意思啦qwq。我一般也不会好好更新,写的小故事多半不正常,节奏又无聊又无脑。现在一个恋与的小故事也憋不出,大概是我觉得那还不是爱吧。全职倒是写的畅快一些。没什么灵感,大多取材生活。热衷分手与追而不得,写的小甜饼都不甜,感觉假假的。明明觉得也没给渣嘛哼唧。。其实自己很难去看人家写的玻璃渣,可是因为自己就只写的出玻璃渣了。明明小日子过的挺幸福的,讲实话。

希望未来可以努力,甜一点!

1/7

© 梦转余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