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超爱你的!

关于

【翔戴】纸(一)

古风pro,也许会填坑

  他被光明所吸引,也为黑暗所倾倒。


  一束光打在年轻女子姣好面容上,泛起了苍白的颜色。强光使她似乎有点睁不开眼,只是维持着惨淡的表情,又强撑起一个笑。



  她闭着眼,在空旷的木盒里舞蹈、跳跃、旋转,随着他哼的小调。他突然停下了哼唱,伸出一根小指拂了拂她的头顶,道:“你累了,去歇着吧。”随即合上木盒,眺望着远方。



  他是剑客,仗剑走天涯。他是刺客,一袭白衣破红尘。他是孙翔,那个傲世群雄的少年,那个勇往直前的少年。他要让经过的每一个地方,每一个人,都记住他的名字!

  剑是柄好剑,薄如蝉翼,却只消手指在剑刃轻滑,绵绵的血珠便沁了出来,淋漓的鲜血,宛如木盒中女子绚烂却缥缈的舞姿。


  或者说,是木盒中纸人的,虚无缥缈的舞姿。孙翔唤她阿妍。阿妍总是迷迷糊糊地,耷拉着小脑袋窝在盒子的一角。偶尔心情不好,还咬孙翔一口,又轻飘飘地唤着他翔翔。她总觉得只要这样唤他,他便会变成那个可爱,善良的男孩,便会少了几分戾气,洗刷掉那些冰冷的,残忍的回忆。


  可他这世,便不是为了安逸。可他此生,只为证明自己而来。

  这些年来,孙翔总以为自己青春不复。那双紧握着剑的手,竟也会发抖了。那段本应该忘却的记忆,禁不住地涌了涌来。他会发了疯似的狂奔,在风中,在雨中,在那黄沙翻腾的世界里。他是剑客。

  他手持着天下最锋利的宝剑,他领悟了天下最至深的剑术,他以为自己的天赋,努力,决不输于天下任何一个人。可他总会输的,可为什么却是那样一位青春不再的前辈——叶修。这一场,他输的心服口服,可未来,未必!


  他痴痴地望着天,想去伸手抓那片云彩,却只抓得住那片风。他多想成为这世间第一人。

  可他知道,若不是输了那场比赛,他便遇不到阿妍,这个精灵一般名叫戴妍琦的纸人,便与他永无干系。他也难以想到没有戴妍琦的日子,他会变成何种样子。

  他明明是最讨厌言情那样剧情的人。明明想把生活变成武侠片,却又让他遇着她。

  可若她是人便好,她却只是个纸人。终其一生也只能让白色的长裙变得泛起纸张陈旧的黄色。孙翔想,他大概能明白黄脸婆是什么样子了,戴妍琦老了的样子便是。
  

评论
热度(4)

© 梦转余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